难听的笑声

时间:2019-10-15 04:39来源:买车用车
我喜欢落雪的日子雪花洋洋洒洒享受着梦境一样的渺茫如童话一般的幻想雪,白了房子、山岗厚厚的白了街巷我逢着扎着红围巾的姑娘那红围巾裹住脖项长发被束在身后被冷风抚弄着雪

我喜欢落雪的日子雪花洋洋洒洒享受着梦境一样的渺茫如童话一般的幻想雪,白了房子、山岗厚厚的白了街巷我逢着扎着红围巾的姑娘那红围巾裹住脖项长发被束在身后被冷风抚弄着雪花不住 的落在她的头上、肩上、围巾上那毛嘟嘟的眼睛、白皙的脸庞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我注视着她她有些拘谨、羞涩低着头与我擦肩而过瞬间我相信这就是我等待千年的恋人多少次的轮回千万次的寻觅在此不期而遇是冥冥之中的暗示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的模样从此我的梦中便有了一位毛嘟嘟的眼睛、白皙的脸庞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扎着红围巾的姑娘我盼望着落雪的日子逢着红围巾的姑娘。作于2015、12、27、、

天气真冷,一场大雪之后,路滑得像镜面,风呼呼地吹像刀子刮在脸上——生疼。
  老吴头骑着自行车缓慢地行驶在路上。临走时老伴坚持不让他骑自行车出来买菜,可他心里实在舍不得那几块钱的打车钱,今晚儿子带对象来家,他得拿出看家的本领,做上几道拿手的好菜。
  老吴头骑得很慢,好在道上车辆很少,偶尔有车辆闪过他必定会停下车子,耐心的等待几分钟。
  一阵寒风吹过,老吴头那双见风流泪的眼模糊了,他放慢车速,腾出一只手,擦了一把。
  “吱溜——”冷不丁老吴头身下自行车胎突然一滑,来不及反应,他已连人带车重重摔在了雪地上。他抬起头一看,原来骑到了一片冰上。
  “真倒霉!”他努力撑起了身子,不妨脚一滑,他又跌回了雪地上,嘴巴正好磕在雪地上,沾了一口冰冷的雪花。顾不得擦一下,他忍着伤痛,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哈哈哈……”
  他吃了一惊。抬头,看见行人路上站着一位扎白围巾的姑娘,正看着他,掩着鼻口笑得前仰后合。
  这笑声让吴老头觉得无比羞辱,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顶,他攥紧了拳头,真想骂街。
  但他很快又松开了手,因为远处传来了汽车喇叭声,他必须尽快站起来。越是着急,腿也是不听使唤,站起来又跌倒,冰面让他跌了几次跟头。
  更可恨的是,扎白围巾的姑娘还在笑,她的笑声像是一组恐怖的音乐,让吴老头不寒而栗。
  就在他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一双手伸进了他的胳膊下,扶着他慢慢地站起。
  “大爷您没事吧!”一位扎红围巾的姑娘,扶起了他,并帮他拍掉了身上的雪,说话的功夫又帮他扶起了车。
  吴老头感激地说了几遍谢谢,说完推着车子要走,可脚上立刻传来了一阵剧痛,扎红围巾的姑娘连忙扶住了他,帮他推车子,说要送他回家。
  吴老头动了动脚,确定自己不能再去买菜了,于是他点点头。
  一路上吴老头走的极慢,扎红围巾的姑娘没有一点不耐烦。到家后,吴老头说什么都要邀请女孩进家里坐坐,女孩推让不掉,只好随着吴老头进了屋。
  吴老头一进屋,怎么也想不到,那位扎白围巾的女孩就坐在自己最喜欢的椅子上,亲热的叫他叔叔,原来她竟然是儿子的女朋友。
  他顿时板着脸,冷冷地道:“哼!怎么不笑了。”
  扎白围巾的姑娘顿时羞红了脸,绞着白围巾向他投去了羞愧的目光……
  一年后,扎红围巾的姑娘成了吴老头的儿媳妇,儿子举行婚礼那天,吴老头笑得合不拢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买车用车 本文来源:难听的笑声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